酒店地产

大庄家网站搜狐网专访红河企业产品中心副总经

 

  在10月14日连续刚构世界第一高桥冠名权拍卖会上,以619万击败7个竞拍对手夺得冠名权的红河企业产品中心副总经理冯斌,会后接受了搜狐网专访。

  冯:今天上午由云南翰荣轩拍卖有限公司组织的拍卖会,上午9:30开始,10:50结束,总共有八家企业参与竞拍,采取的是无底价竞拍,首先举牌的人第一次报价269万。最后我们是619万成交,拍卖师节奏控制得很好。第一次确定了269万举牌价,每举一次20万,最后每举一次10万,总共经过七八个回合交锋,以619万成交。

  冯:我们认为拍卖应该在这个价位,应该在600万到650万之间。大庄家网站依据是两方面,一方面我们通过大桥广告价值,拥有30年大桥冠名权。拍卖之后产生了广告价值。世界第一高桥的建成是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个骄傲,而且另一方面道路建设是国家开发西部及云南自身发展的战略决策,作为云南的企业或者说作为一个企业,我们抱着“关注社会、回报社会”的理念,这方面我们要充分考虑进去。我们考虑主要是从这两方面出发。

  问:您对拍卖的投资风险有没有进行评估?假如有竞争对手叫到七百万或更高,你们会不惜代价拿下来吗?

  冯:我们很清楚我们做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很理性来做这件事情。如果比我们的论证范围超一点我们还可以接受,如果超太多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问:这几年社会上关于高速公路的路桥冠名权的拍卖时有所闻,拍卖价也从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对于路桥冠名权的拍卖价有没有经济效益的指标来评估?有没有科学依据,是不是随心所欲定价的?

  冯:这个绝对不是随心所欲的,这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把道路作为市场来经营,冠名权是资产的附加值,通过广告冠名权的拍卖,拍卖方可以通过资产附加值来实现更大的经济效益。我们获得冠名权除了有社会责任之外,获得广告价值,这种双赢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

  冯:这个不好说。任何一个企业它的广告是它经营的重要手段,它有它的品质、它的品牌、它的广告来支撑的,哪个方面都应该做好。如果简单说广告做得好效益就好,这个有点儿片面。

  问:这次冠名权的拍卖据云南省交通厅介绍是为了筹集公路建设资金,有浓厚的政府背景,和纯市场性的拍卖有什么不同?

  冯:对政府行为的理解,应该是政府行为推动市场化发展,拍卖的过程当中绝对是市场化的。

  问:你们参与这次拍卖,既考虑了企业的社会责任也考虑了企业的经济效益,这两者怎么权衡?从经济效益角度来讲,你们是不是至少能把成本收回来,还应该有盈利?

  冯:我们不是把这座桥买下来,企业是社会的经济细胞,任何一个企业关注社会回报社会,这是社会坚持的一种理念。在广告方面我们认为它是世界第一高桥,这是它自己的亮点,它蕴含广告价值,能够有效提升我们的企业形象以及企业知名度。在我们整个经营过程里面,它起着一个支撑的作用。

  问:作为拥有世界第一高桥冠名权的企业,你们企业的形象是不是像世界第一高桥那么高?

  冯:单纯从宣传角度来说,我们希望找到一些好的代理平台,消费者乃至社会的评价里面我们希望是第一的,红河“不求最大,但求最好”。

  冯:我们的企业叫红河企业,我们给世界第一高桥起名红河大桥。正好这座大桥下面的河源头是红河,属于红河流域。

  问:河名、桥名和你的厂名吻合,花六百万还叫红河桥是不是亏了?还是正好珠联璧合?

  冯:云南红河大桥下面是红河流域,而云南有一个红河品牌,二者当然有必然的联系。我们有一些辅助宣传,这种辅助宣传能够有效找到一个结合点就是红河大桥是由红河品牌冠名的。

  冯:红河企业是中国36家重点工业企业之一,我们的产品单从总量讲是单品牌全国第一,大庄家网站,如果按档次来比我们是全国第二。我们的产品是全国性品牌。云南省仅占销售额的20%多一点。我们基本没有出口,满足国内市场还应付不了。

  问:作为企业来讲,你们的产品目前是主打全国市场,广告也应该打全国市场。但红河大桥作为公路桥,似乎对省内影响大一些,对省内影响小一些。

  冯:世界第一高桥是世界的,也是中国的。小时候我从来没有去过芦沟桥,但芦沟桥在我小时候从念书的时候印象一直到现在。

  问:昆曼公路要到2008年通车,你们的效益会不会在2008年才开始实现?

  冯:我们希望借助世界第一高桥提升企业的形象,提升品牌知名度,中国乃至东南亚都是这样。

Time:2020-04-02 13:50
RETU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