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地产

大庄家网站云南中烟、湖南中烟、广西纷纷研发

 

  2018年年底,“美电子烟公司Juul狂发20亿美元年终奖!人均130万!”的消息着实让远在大洋彼岸的我们都为之惊叹。再加上前几天罗永浩宣布跨界进入电子烟行业,更是让在中国苦苦潜行十几年的电子烟慢慢浮出水面。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大媒体和专家教授对电子烟的功过是非的讨论也开始络绎不绝。特别是香港政府由于担心未成年吸食电子烟,对电子烟彻底封杀的做法更是把舆论推向了风口浪尖。姑且不论港府的政策是否符合逻辑,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崛起的的确确埋下来了一个祸端。那便是——青少年吸烟。

  众所周知,在许多国家里,法律规定购买香烟必须出示相关证件表明成年人身份,未成年人吸烟是绝对的高压红线。像中国那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几乎不会存在,因为违法成本太高。而这恰给了电子烟可乘之机。由于缺少对未成年人吸食电子烟的法律法规,电子烟几乎成为青少年获取尼古丁的唯一合法途径。

  这不上周五,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下称“FDA”))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博士对电子烟公司提出了最后通牒:如果电子烟不停止向年轻人推销,就会被赶出美国。“这么和你说吧。正如我们看到的,除了2018年电子烟急剧增长之外,2019年的使用量还会大幅增加,如果电子烟的年轻群体继续增长,我一定会让电子烟从我们眼前彻底消失。“他在一次会议上说。“电子烟不能通过我们的监管程序的话,那就Game Over!”

  戈特利布这样说,并非小题大做。根据CDC的最新数据,超过300万美国青少年使用电子烟,自2011年以来增长了78%。他对最近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迅速崛起感到震惊,甚至点名批评了目前美国最受欢迎的电子烟产品——Juul,认定此事和Juul有直接关系。FDA 确实有权阻止电子烟的销售,并要求电子烟生产厂家符合其批准程序。事实上,FDA已经在这样做了。戈特利布说,他曾多次与电子烟行业从业人员会面讨论销售这种水果味电子烟所引发的问题。“因为这些口味很容易吸引小孩子。”

  Juul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在电视台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成功最终取决于我们将产品交给成人吸烟者和远离青年人的能力。”的确如此,Juul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其遵守FDA要求的能力。受政府监管的影响,Juul Labs公司宣布今后将不再接受来自销售商水果口味的产品订单。《纽约时报》的分析指出,这些口味的产品销售额占该公司销售额的45%左右。公司高层的这一声明是他们最明显的产品压缩迹象。

  Juul和其他电子烟制造商也在努力履行这个承诺。除了取消水果味产品外,在前一段时间公布的电视广告宣传活动中,Juul指出电子香烟仅限成人使用。为此,Juul新的宣传广告与以往的宣传活动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前的宣传活动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充满了时髦的年轻人。

  新广告比较冷静,具有无可争议的成人主题。然而一些专家对此不以为然,“这只会让青少年吸引更多的诱惑。仅限成人的消息会吸引孩子尝试禁果。”烟草业长期以来一直使用禁果信息来吸引新的吸烟者。包装和广告上的警告丝毫起不到作用。“青少年不了解包装上的警告,他们不明白这意味着他们不能使用这些产品。”

  遗憾的是,虽然Juul等其他电子烟厂家自愿召回了水果味的电子烟产品和撤销迎合年轻人的炫酷营销,但这些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多效果。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FDA局长戈特利布在一次听证会上再次向专家征集如何帮助年轻人摆脱电子烟成瘾的方法。但是大多数专家不仅认为目前还没有太多有效的策略,而且对FDA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美国儿科学会烟草协会的儿科医生和前任主席Susanne Tanski博士在这次听证会上表示,提出让青少年摆脱电子烟烟瘾的问题其实是本末倒置。“我们都必须认识到,如果青少年已经对产生尼古丁成瘾,我们就已经失败了。”她补充道,“FDA关于电子烟的监管还远远不够,我们强烈要求采取更强硬的行动。让青少年远离的烟草控制政策,比青少年成瘾后再实施医疗干预措施,更有效。”

  也有一些专家对FDA的做法提出了质疑。“FDA提出的问题方向就错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烟草研究和教育中心的研究员劳伦·伦佩特说。“电子香烟只是用来消遣的,又不是毒品。我们应该正视现实 —— 孩子们认为电子烟很酷,把它们用作娱乐产品而已。”伦佩特表示,FDA只要禁止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就好了,不必要扩大化电子烟的危害。FDA应该立即从市场上撤下所有未经预先批准的电子烟,并且禁止电子烟在互联网上销售。因为年龄验证的方法根本不起作用,青少年总会想方设法在网上购买电子烟的。

  甚至还有人批评FDA之前的做法。斯坦福儿童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博士指责FDA之前曾发表过电子烟比可燃烟草产品更安全的结论,这侧面帮助了电子烟在青少年中浑水摸鱼。“我们不能再说电子烟是更安全的或者电子烟可以帮助成年人戒烟了,”她说,“因为青年听到了后,会觉得电子烟是可以使用的。”

  抛开对各位专家对FDA的看法不谈,单单就电子烟生产商向FDA申请而言,要获得FDA认证,要提交两份材料,即PMTA(Premarket Tobacco Product Application)和MRTP(Modified Risk Tobacco Product),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一种生产销售许可;后者则是在美国市场以“减害烟草制品 ” 标签在市场销售新型烟草产品的授权。按照FDA对单项PMTA的申请费用的保守估计33万美金计算,一个只生产20种口味,3个尼古丁含量的烟油制造商就要承担1980万美金的资金成本。高昂的费用会对新进入者形成较高的壁垒。

  第一,电子烟潜在用户大部分还是吸烟民。因此,烟草巨头的品牌对他们涉足电子烟有绝对的助力。

  第二,传统烟草巨头能够通过自身的渠道优势使电子烟产品迅速渗透到终端消费者。

  没错,传统烟草巨头与其忌惮电子烟,不如加入。一直向电子烟发难的中国传统烟草公司们就早已悄然落子。云南中烟、湖南中烟、广西中烟纷纷研发电子烟制造技术,抢注专利,自主组装的电子烟已经出口英国。他们一边明修栈道,通过各类机构和所谓专家在国内叫嚣电子烟”有害“,继续用致癌的传统香烟坑害中国烟民;一边又暗度陈仓,悄悄布局国外电子烟市场,开始用更为健康的新型烟草服务老外。只待时机一到,将这些草根出身的电子烟企业一并斩于马下,再振臂高呼电子烟其实有大大的好处,则烟民趋之若鹜,天下尽归我有。

Time:2020-07-15 15:35
RETU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