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要闻

大庄家网站烟草局长怎么会被统战部司机骗了

 

  。猖獗已久的电信诈骗,因为徐玉玉的死,终于激起全社会的愤怒。刚刚闭幕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也将打击电信诈骗和金融犯罪列为重点工作。重拳出击之下,近来此类新闻明显少了,倒是有很多“智斗骗子”的段子在刷屏。不过有一种诈骗,仍然在抢占头条,我倒觉得不能全怪重视不够,而是这种骗术实在拿捏准了社会文化的某种软肋,这就是假冒官员行骗。

  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冒充官员行骗”,新闻之密集,花样之多,几乎媲美朝阳区明星的那些事。昨天就有这样一条新闻,辽宁烟草局一位王局长遭到中纪委调查后,托一个冒充原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司机的骗子“平事儿”,结果最后被骗走50余万,自己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双规的命运。法院的判决材料中没有透露这位局长的真实姓名,但给出了几个线索:这位王局长原是河南省烟草局副局长,后来到沈阳当了局长;有不正当两性关系;去年5月被中纪委双规。

  综合这几条线索,最有可能的是辽宁省烟草专卖局原局长王志富。他此前任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5月任辽宁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局长。整一年后,去年5月被宣布调查。对他的通报中有对抗组织调查、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以及嫖娼等内容。

  王志富的被查,背后牵涉到河南烟草系统的腐败窝案。2003年,河南烟草局前任局长蒋基芳出逃境外,同年郑建民续任局长、王志富任副总。2012年河南烟草系统窝案爆发,郑建民被判处无期徒刑,下属部门中一人跳楼自杀,一人被捕。而王志富不但无事,还高升一步。如果案件中的这一“王局长”正是王志富的话,他这四年来,大概以为自己已经平安无事,所以继续花天酒地的“美好”生活。根据骗子的供述,2016年“王局长”还委托他带一女子打胎,而他被中纪委约谈,也正是因为“女人的事”。

  十八大以来,湖南、河南、安徽多地发生烟草系统腐败窝案。去年中央巡视组对国家烟草专卖局进行专项巡视时指出,烟草系统“家族式腐败突出”、买官卖官问题严重。窝案过去四年后,依然被追究,王志富的落马会是烟草系统腐败调查下半程的一个突破口么?

  回到被骗的话题来。在众多冒充官员名义的诈骗案中,这位疑似王志富的“王局长”显得更“挫”。别的骗子行走江湖都是扯虎皮做大旗,比如2013年爆出的行骗四省的赵锡永,其名头就是国务院研究室司长、副部级巡视员,再要么就是冒充军委、纪委这些神秘部门,当然自称是吃了不死药的乾隆皇帝,还能骗到四千万的是风一样的男子,我无力探讨之。而“王局长”被一个自称是原统战部副部长“司机”的骗子给骗了,都对不起自己的级别啊!

  王局长之所以会上了假司机的套,大概因为这个骗局更接近真实。现实中的权钱交易,由领导干部本人亲自出面兜揽“捞人”生意的很少,往往由司机、秘书、小舅子这些人穿针引线。王局长的仕途中肯定目睹耳闻过不少这样的事,所以这样的骗局对他来说更具迷惑性。而这桩骗局的“仿真度”,也更值得反思。

  这种假借官员名义搞审批、提拔、升学以及“捞人”的骗局,之所以屡屡成功,是因为骗局某种程度上正是现实的影子。正是因为长期以来现实中存在很多这样的成功例子,靠走某个官员、甚至官员司机的路子,就能绕过繁琐的正规程序,甚至躲避党纪国法的约束。久而久之,人们得到一种不良暗示:这样做是可以的。于是潜规则大行其道,骗子便有了上下其手的空间。

  权力调动资源的能力过大,而其运行过程又缺乏透明,这是一个具有历史传统的现实。任何事物一旦散发出迷人的力量感和神秘感,马上就会有人崇拜它,为它献礼。要让人们从崇拜权力的集体无意识中解脱出来,最根本的办法只有给权力“祛魅”。当权力的能量不断被限制,真面目不断被审视,当司机只能是司机的时候,这种官场怪现状自然会消失在风里。

Time:2019-12-21 10:51
RETU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