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要闻

大庄家网站一重与新兴际华澄清合并传闻两大央

 

  彭博社8月2日援引不愿具名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考虑将新兴际华与一重集团合并,作为央企结构调整与重组的一步。该人士还称,由于该计划尚未最终确定,可能存在变数。

  受合并消息刺激,A股市场相关个股出现直线)一度涨停。截至当日收盘,际华集团涨幅近6%,中国一重(601106)涨近4%,新兴铸管(000778)涨逾3%。

  从业务上看,两大集团均拥有装备制造板块;业绩方面,两者可谓两重天,截至去年末新兴际华集团总资产1270亿元,一重集团总资产逾400亿元,2013-2015年新兴际华集团利润总额年均增长7.4%,高于央企平均水平,世界500强中排名从第406位跃居至第318位,一重集团则处于风雨飘摇中、亟需输血;最重要的是,澎湃新闻()此前曾报道,今年5月初一重集团成立董事会后,由新兴际华集团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刘明忠兼任一重董事长、党委书记。一人兼任两家央企董事长,这在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以来并不多见。

  值得注意的是,国资委在7月14日的通气会上表示:目前有5组10家中央企业重组工作正在积极推进,还有几组重组工作正在酝酿之中,中央企业户数年内有望整合到100家之内。目前,央企的数目是105家。

  当天傍晚,中国一重在澄清公告中称,在对此咨询控股股东一重集团后得到答复如下:一重集团已知悉相关报道内容;央企重组整合相关事宜由上级有关部门决定,截至目前,一重集团未接到有关文件;截至目前,一重集团没有制定和上报过与传闻有关的重组方案;一重集团没有在任何场合与政府部门汇报、研究、讨论过一重集团与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重组事宜。 此外,新兴际华集团人士对媒体回应称:“目前集团方面没有收到任何与重组有关的消息。”

  资料显示,一重集团前身为第一重型机器厂,始建于1954年,总部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是目前中央管理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53户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其产品以国内重型机械制造为主,主要包括冶金设备、核能设备、重型压力容器、大型铸锻件、锻压设备、矿山设备等。一重曾被称为共和国工业的“长子”,以生产“钢铁巨人”般的重大技术装备而著称,当年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国宝”。

  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原生产部及所辖军需企事业单位整编重组脱钩而来,是去年入选首批国企改革试点的六家央企之一。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央企,大庄家网站,新兴际华是集资产管理、资本运营和生产经营于一体的大型国有独资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国家级创新型企业。旗下有金属冶炼及加工、轻工纺织、装备制造、 商贸物流、产权投资与资产管理、现代农牧业等主营业务板块。

  新兴际华全资二级公司新兴重工集团与一重集团的业务重叠性更高,包括:实业投资;石油机械设备;燃气储运成套设备;冶金非标成套设备;矿山成套设备;工程机械设备;风力发电设备;钢铁冶炼和压延加工;大型铸件及其他铸造制品等。

  资料显示,2005-2012年,新兴际华集团营业收入从150亿元增长到1803亿元、平均年递增36%,利润从8.5亿元增长到39.65亿元、平均年递增18%,在中央企业中的排名从100多位上升到前50位,并于2011年进入世界500强。其中,新兴重工集团在2007年至2013年的七年间,营业收入年平均增长率为62.25%,利润总额年平均增长率为48.09%,至2013年底,资产总额同比增长28.44%;净资产同比增长34.29%。

  曾经的巨人一重集团则深陷困境。上市公司中国一重(601106)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50.12亿元,同比下降31.60%,净利润亏损17.95亿元,同比下降7090.30%。此前,业内也曾出现一重集团和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的重组传闻。大庄家网站

  去年8月,就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一重集团近一个月后,51岁的原总经理吴生富突然身亡。多个消息源向澎湃新闻证实,吴生富在齐齐哈尔的办公室里被发现去世。在此之前,网络已流传大量与其相关的举报材料。吴生富逝世后,一重集团一把手空缺长达9个月。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一重集团曾于5月9日宣布成立董事会,由另一家央企新兴际华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刘明忠兼任一重董事长、党委书记。一人兼任两家央企董事长,这在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以来并不多见。在刘明忠之前,上一位有过类似兼任经历的是2009年5月受命兼任国药集团董事长的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2014年卸任国药集团职务)。

  新兴际华和一重集团的总部分属两地,新兴际华总部位于北京,一重集团总部则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澎湃新闻查询两家企业官网新闻稿发现,自今年5月兼任一重集团董事长以来,刘明忠出席和参与一重方面公务活动的频率大幅提升,而在新兴际华,该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戴和根主持了大部分工作。

  今年57岁的刘明忠1982年从重庆大学冶金专业毕业,职业生涯一直未绕出军工冶炼。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72工厂技术员、调度、调度室主任、炼铁分厂副厂长兼纪委书记、副总调度长、生产部部长、总工程师、副厂长,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新兴铸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常务副总、总经理、副董事长。2005年任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12月更名)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新兴铸管股份公司董事长。2011年6月任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新兴铸管股份公司董事长(2015 年 3 月离任)。

  2000年10月,经批准,新兴铸管集团(新兴际华集团前身)与总后生产部门一套机构两块牌子,整体接收总后军需生产系统70余户军需企事业单位,重组整合为新的集团。当时,这78家企事业单位亏损额高达24.62亿元,亏损面超过60%。这很可能让刚刚壮健起来的新兴铸管血流不止——合并报表后,集团净亏8100万。十多年后,这个原来的亏损企业,却成功跻身世界500强。

  “十五”期间,刘明忠开始对内部产业结构大动手术,并构建了冶金、服装、重工、发展等四个专业化板块公司,对所属企业进行专业化管理。

  金融危机期间,为了抵御行业周期带来的冲击,刘明忠创造性地提出了“两制”(模拟法人运行、产供销运用快速联动机制),并在内部进行试点后进行全面推广。在这一兼具市场经济特点和央企特色的管理新模式指引下,新兴际华不仅成功地走出了金融危机阴霾,而且成为行业内的明星企业。对于其效果,当时曾有一位钢铁行业的权威人士感慨说,新兴际华钢铁产能不及某些钢企产能的五分之一,利润却稳居行业前列。

Time:2018-12-13 13:52
RETU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