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动态

大庄家网站李天飞:《为孩子解读三国演义

 

  该书以问题为纲,提炼出了小读者最关心、兴趣最浓厚的一些问题,并从这些问题出发,深究《三国演义》的文学魅力及背后丰富的蕴含。这些问题串连在一起,涵盖了《三国演义》的世界观、思想观、主要人物、核心故事等各方面的内容,是一种提高挈领、高屋建瓴的解读《三国演义》的方式。

  作者用一种活泼、生动“接地气”的口语化演说形式来对《三国演义》进行解读,幽默、有趣、好读,并且能把生动活泼的解读和严肃认真、一板一眼的学术考证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能引起小读者的兴趣,帮助他们读懂、读透名著。

  除此,作者对《三国演义》的解读并不停留在作品本身,更是挖掘出了名著在当今时代的意义,既贴近孩子的生活,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和思考,还能让他们在“润物细无声”的氛围中体会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源流构成和千百年来凝结传承的精华。这也是我们鼓励孩子阅读经典名著的终极目的。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呢?或者说,怎么才能区别我是我,你是你,他是他呢?

  不是戴不戴眼镜。比如你戴眼镜,你同桌不戴;但是哪天他近视了,你的眼睛却治好了,情况也许就换过来了。况且,写古代故事,还不能出现眼镜。

  也不是外貌。你长得瘦,你前排同学长得胖;哪天他减肥了,你吃胖了,也许又反过来了。

  也不是衣着。你喜欢穿长裙,你的好朋友喜欢穿短裙,但如果你们都穿校服,那又全都一样了。

  人和人最大的差异,是人格。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曹操……能被我们记住,是因为《三国演义》的作者成功地创造了他们的人格。

  外貌、衣着、喜好,只能表现这个人人格的一部分。更重要的,还有他说的话,他做的事和他的心理。

  所以,如果你把“创造人物形象”换一个说法——当一回上帝,造一个人,是不是就有趣多了呢?

  面对文学,我们每个人,你、我、你的同学们,都是上帝,都有创造人格的权力。只是,你未必有这么高超的法力而已。但是,《三国演义》做到了,《水浒传》做到了,《红楼梦》做到了,《西游记》做到了,鲁迅做到了,金庸做到了,巴尔扎克也做到了。

  当上帝的感觉是很爽的,真的。我最先只是研究小说,后来,不由自主地开始写小说。因为我觉得,在我的笔下,可以任意设计不一样的世界,写出不一样的人物,让世界这么运行一段,然后再那么运行一段,这感觉比玩游戏强一百倍。

  当然,上帝有上帝的难处。你需要为里面的人物设计每一句对话、每一个行为、每一件道具。如果设计错了,那就不像他了。比如你忽然看到一句“张飞悄悄地说道:‘讨厌。’”那这一定不是《三国演义》里的张飞,可能是某个故事里叫张飞的女生。《三国演义》里的张飞一出场,只能是大喝道:“我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所以,张飞有张飞的行事风格,刘备有刘备的行事风格。风格之间绝不混淆,这要看每个“上帝”的法力。

  写了删,删了改,大庄家网站。不满意再来,这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有时候写了几万字,一下子都删掉。有时候憋一天,也憋不出一句话。

  比如说,“三顾茅庐”只是历史上一个模模糊糊的事情,《三国志》上只有一句话:“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这三次是怎么去的,还是说这三次只是表示多次而已,都没有细说。

  但是作者就为我们推演了长长的一大段的“三顾茅庐”,从刘备跃马檀溪开始,遇见司马徽,一顾,二顾,三顾,第三次去的时候还赶上诸葛亮午睡,刘备要等待,张飞又着急……

  但有一点是铁律:世界运行的核心是“逻辑”。这在任何一个“上帝”那里都一样。二顾茅庐的时候,刘备遇到大雪,张飞不耐烦地说:“风雪甚紧,不如早归。”这就是符合逻辑。如果张飞说:“不惧风雪,才是英雄。二哥,我与你在这雪中比比武艺。”就不合逻辑。虽然这貌似也符合张飞的性格,但即使张飞再好勇斗狠,也没这份雪中比武的闲心。

  因为张飞的催促,刘备才不能再等,而是留了封信。诸葛亮看了信,才对刘备的第三次造访有所准备。不然他怎么会一见刘备,就滔滔不绝地说出一套“隆中对”来?

  这样就回答了,为什么语文课上左一个分析人物,右一个分析课文,其实都是在帮你积累成为“上帝”的法力。

  李天飞,作家、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硕士,曾在中华书局担任编辑。有《万万没想到:西游记可以这样读》《为孩子解读西游记》《为孩子解读三国演义》等专著。

  多年来致力于传统文化传播,为“中国诗词大会”等知名电视节目出题人,并担任北京电视台“故事大会”等节目的演讲嘉宾。亦工诗词、书法。《为孩子解读西游记》入围“桂冠童书”终评,获《中国教育报》“教师最喜欢的100本书”,并入选百道网好书榜、中版好书榜等榜单。

Time:2021-01-04 05:34
RETURN
}